Tokyo Snow

订shuttle bus的门童很不耐烦,蹩脚的日式英语一直唠叨着大巴可能晚点可能取消,但大雪飘来的时候,我就原谅他了。

颜真卿

颜真卿自然是很高的。更高的是乾隆,那么多名作之后他都要跟帖,过分的是在《祭姪文稿》之上,他不仅回帖,还置顶,还修改原文添加表情。

2 Ways to Understand GOD

离上帝最近的是数学和音乐。

人类站在懵懂的原点,眼前有两条路:
往左,努力发现上帝设定的规矩,理解它,遵循它,利用它;
往右,努力增长人的能力,追寻想象力,突破规矩的边界。

科学、技术往左,宗教、艺术往右。

往左走的越远,拥有越多上帝的能力,可无所不为,走到极致即是上帝;
往右走的越远,拥有越多“超越”上帝的能力,走到极致,亦是上帝。

殊途同归,起点即终点。

朝闻道,夕可死。

羡慕会弹钢琴的数学家。

“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,一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,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”——康德